包子脸da楚楚

无节操的三观,玛丽苏的绕道。

《绿洲》短篇集四格漫画连载开始啦(・ิϖ・ิ)っ大家点关注不迷路

FLD_二月天:

第一次尝试漫画题材的东西……

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多包含……

梁山cp日常向短篇集《绿洲》——《让烟》篇片段:

还剩下半支烟。


张日山紧贴着梁湾后背,两手撑在窗台上,把她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影子里。他嘴唇贴着梁湾耳廓,温热的唇瓣摩擦过冰凉的耳尖:“说什么年纪不年纪的,你不是试过了吗?”言毕,他低头就着梁湾的手吸了一口烟,灰白的雾在两人眼前漂浮又散去。

梁湾翻了个白眼,又抽了一口:“你这种老古董还会抽烟啊。”


【梁山CP/短篇日常】长生

《绿洲》短篇集No.5


《长生》

 

*

 

张日山居然还懂英文。

八年直博临床医学生,学霸梁医生震惊。

 


他们俩人坐在一起看电视,张日山握着遥控器随便调台,突然停在国际新闻台,看完了一整段关于巴西博物馆大火的全英文报导。


张日山发出古玩界大佬的叹息:“可惜了,国家不好好保护管理,克扣经费,还不如下放给私人。”


梁湾震惊:“你听得懂?”


张日山点头:“现在不怎么用,忘了很多,只能听个大概。”


梁湾震惊:“你怎么什么都会?”


张日山面色平淡实则嘚瑟:“当副官的时候经常要去刺探或者破译美国人的情报,那时候佛爷下令全巡防营都要学。张家的训练项目也包括了外语,张起灵学得比我好,他还懂一点德语。”


梁湾震惊:“你们张家人是不是无所不能?”


张日山笑:“怎么可能?我受伤了就得找你治。”


梁湾终于平衡了一点儿。


“以前九门还从外国人那里回收流失在外的古董,简单的沟通能力还是有必要的。而我最不缺的就是学习的时间,学英文也比学其他方言或少数民族的语言容易得多。”


梁湾点点头:“你还学了什么?”


张日山关电视,打了个哈欠:“茶道、古董鉴赏、管理经营……”他想起先前帮吴邪做局时,扮成苏万黎簇的老师杨精密的事情,“高中数理化也可以。”


梁湾拱手抱拳:“这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武功都集于大侠一身,小女子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


张日山被梁湾逗笑了,他拿过梁湾的手,用自己的手掌整个包裹住:“我只是时间太多,总得做点什么,才能觉得我还活着。”


梁湾沉思了片刻:“不如,你一样一样,教给我吧,好不好?”

她把被张日山握在手心的手拿出来,张开五指穿进张日山的指缝,十指相扣,

“那些我错过的时间,你给我个机会,我一点一点补回来。”


张日山笑了,没说话。


梁湾见张日山不像要当真的样子,又补充道:“我说真的,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学的!我只是个普通人,永远没法像你们九门那些大佬一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这些小事我都可以做的。我想,我想,”

她顿了一下,“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张日山笑:“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梁湾扑到张日山怀里:“我们还要在一起很久!”

 

“好。”

 


*

 


“张日山,”梁湾靠在厨房门上看向戴着围裙正在切菜的男人,“你做饭也太熟练了吧?”


张日山转过头看向梁湾,一边切土豆的手却没停,菜刀落在木质案板上的声响不紧不慢,匀速绵长。


梁湾啧啧称奇,凑到案板前看:“你特别练过?”


“做得时间长,就习惯了。”张日山把切好的土豆丝码进盘子里,开始在无声的得瑟中继续展示打鸡蛋神技。

他单手拿了个鸡蛋在碗沿磕了一下,从裂缝直接分开了蛋壳,又手腕一转,把空蛋壳扔进了厨房另一头的垃圾桶里。


梁湾眼睛都看直了:“张日山,你是不是扔暗器特别准?像电视剧里那样,指哪儿打哪儿?”


张日山把搅匀的蛋液倒进肉泥,摇摇头:“我不擅长暗器,我接受的训练大多是枪械和近身格斗,其他的说不上擅长。以前我们这行,不擅长的招数就最好别用,行家处处有,一不留神露了怯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我有个朋友叫陈皮,红二爷的徒弟,他用铁弹子,打得很准。”


梁湾若有所思:“他还在么?”


张日山摇头:“前几年死在地下了。”

见梁湾欲言又止,他又解释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只是做了自己的选择并为之负责罢了。”


梁湾打量着张日山在描述旧友亡故时的淡然,心里不太是滋味儿。


张日山见梁湾心情还是很低落,又补充道:“他死的时候有九十多岁,一生什么起伏坎坷好坏善恶都经历过,也算活得足够了。”


梁湾从背后抱着张日山的腰,脸贴在他后背上,在心里细细咀嚼着“活得足够了”这句话。


那么张日山呢?

你活了那么久,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足够了”呢?


张日山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他就像感应到了梁湾的想法似的继续道:“我以前就是个副官,所有的生命都是为了执行长官的指令,没什么自我可言。”

他又继续给碗里的肉泥调味,“突然,我没有长官了,我得一个人面对大把大把的时间,”

他把调味好的肉泥放进蒸锅,“就像一个人站在圆心,其实无论往哪里走都是往前。但是真的不知道,四面八方,哪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梁湾下意识攥紧了张日山的衬衫,她抿着嘴唇,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回应,只好等张日山继续说。


“佛爷走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活够了,他把铲除汪家的使命交托给我,半是因为信任,半是因为他想给我一个念想。有了这个念想,我才不得不直面我自己的寿数,学会和自己相处。”

张日山洗了手,转过身来搂着梁湾,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她的耳廓被他心脏的跳动撞击着,震颤着。

他继续道:“现在,对我来说,汪家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新九门接手我的使命,我终于可以休息了。”


梁湾抬起头,眼角闪过一点亮光:“退休的张副官、张会长请在家里好好养老,做饭种花熨衣服的革命任务还在等着你。”


张日山噗嗤一声笑,他揉了揉梁湾的脸颊:“还好有你,不然现在的我应该就觉得‘活得足够了’。”


梁湾撅着嘴嘟囔道:“没我你不是还有什么积极照顾孤寡老人的尹南风小姐,还有那个一看就长得不老实的声声慢……”


张日山挑眉:“吃醋?”


梁湾不想理故意揶揄她的张日山,直接翻过这一页:“如果‘活够了’,你会做什么?”


张日山想了一会儿:“可能会去冒一次什么样的险,然后像陈皮一样,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


梁湾睁大了眼睛往天花板上看,试着把盈到眼眶的泪水憋回去:“快炒土豆丝,不然要氧化发黑了。”


“好,你想吃酸的还是咸的?”张日山笑,“我看你已经吃过醋了,还是吃咸的吧。”


梁湾一脚踩在张日山脚面上。

 


力气不大,棉拖鞋的底很软。

 

 

 


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ballball你们啦亲爱的们!ORZ

以及,请了解一下这里:

【梁山CP/同人本】楚水凉工作室出品小说周边二刷宣&打样实物图



【梁山CP/同人本】楚水凉工作室出品小说周边二刷宣&打样实物图

楚水凉同人工作室出品


同人本周边二刷预定链接


原作:《盗墓笔记之沙海》

CP:张日山*梁湾   性向:BG

文by:包子脸da楚楚    图by: @FLD_二月天   审by: @浅晗色远 

出售产品:

1.同人小说本《九门塔》  2.同人小说本《梁小姐的哈根达斯》  3.台词定制周边(笔+笔记本)


详情:


1.同人小说本《九门塔》

简介:哨向设定,黑暗哨兵张日山,向导梁湾。

医疗向导梁湾平淡的生活中突然闯入了一个异常觉醒的年轻哨兵黎簇,被送来医院的少年精神图景全面崩溃,但其中似乎暗藏玄机。就在一切都还处于混沌之时,九门塔的哨兵张日山居然来到了中央医院要求梁湾治疗,其中又有怎样的隐情?

历史、权谋、战争,一见钟情、隐瞒欺骗、互相试探…

在线连载版(1)  

随书赠送:穷奇款或凤凰款戒指(随机)









2.同人小说本《梁小姐的哈根达斯》

简介:包括《长沙爱情故事》、《梁小姐的哈根达斯》(1) 、一步之遥(全文)、《关于百岁老人张日山口味的研究报告》。

从老九门到沙海,张日山走过了枭雄群起的民国,历经了孤独寂寞的现代,终于来到九门新旧交替的时刻。他曾经保家卫国,曾经生死离别,曾经恨过,曾经孤独过。如今,他终于走到了爱的转角……

梁湾只是个普通人,却因为身世之谜卷入九门乱局中。她的单纯与智慧,她的纯情与多情,她的高傲与低姿态……张日山的到来让她的生活从此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书赠送:民国设定双人Q版钥匙扣






3.台词定制周边(笔+笔记本)

分张日山(黑)款和梁湾(白)款,摘录二人经典台词进行书法字体设计,排版制作成文具套装。在记录梁山甜蜜回忆的同时兼具实用价值,价格公道,设计精美,买小说的时候顺便带一套吧么么哒!




再一次:同人本周边二刷预定链接


【楚水凉同人工作室 出品】

预售批次本周末开始印刷发货,请大家耐心等待哦。以及请预售批次还没有拍尾款的几位赶紧把尾款拍上,预售批次发货时会把没有付尾款的都退货,到时候还想要就只能重新拍二刷了。

尾款链接

感谢大家的支持,拜托点赞欢迎转发哦,感谢各位。


我终于收到打样了!!!!

今晚发本子和周边的全套实物图
!!!!!!!!!!!

超美的!!!!!!!!!!

鸡冻!!!!!!!!!!!

有没有人有霍好cut

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想回顾一下开坑

Ballball各位了

【梁山CP/日常短篇】尊长

《绿洲》短篇集No.4


《尊长》

 

*

 

“太奶奶!”

梁湾脸上礼节性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

 

好想挖个洞钻进去。

 


*

 


红二爷家何老办八十大寿,九门协会众齐聚北京二月红戏楼。

 


自古潼京一役,九门各方势力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锦上珠近百年来头一回由男人当家,霍道夫到了白道上最会做场面人,带着杨好早早到戏楼,和刚进门的张日山梁湾恭恭敬敬打了个招呼。


张日山对霍道夫其人最深的印象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人在古潼京第一个听进去他的话,走了逃生密道,保住家底。

听说他到地上来后一举拿下了陈家齐家和李家所有白道产业,让长久以来处于被动局面的锦上珠一夜之间翻身把歌唱,成了新九门不可忽视的一方势力。


张日山和霍道夫握了手,礼貌地回应了对方的招呼。


新九门的秩序还在建立当中,大家和气生财,相安无事,当然最好。


接着霍道夫让缩在身后的杨好走上前来给他们问好,很有几分有意要显示出杨好如今在锦上珠位置的意思。


张日山点点头,不置可否。锦上珠要怎么安排人员他没有兴趣,他只关心霍家有没有好好地在白道上把场面做好。


等他俩走了以后,梁湾悄悄凑到张日山耳边:“诶,我怎么觉得他俩GAY里GAY气的?”


张日山帮梁湾捋了捋掉落在额前的发丝,无奈道:“少看乱七八糟的电视剧。”


梁湾用手肘撞了张日山一下:“你不懂!这是女人的直觉。”

 


*

 


他们才刚落座,就又有一波接着一波的人前来问好。


虽然梁湾早就知道张日山生于民国,是个百岁老人。但这件事本身对梁湾这个生长在社会主义红旗下的新时代女青年来说实在是太魔幻了。外加张日山这张冻龄脸,和他孜孜不倦玩手机,走在时代风口浪尖的思想,梁湾至今都对男朋友是个百岁老人这件事没什么实感,只有个概念。



直到今天。



吴老太落座在张日山另一侧,吴二白带着吴邪恭恭敬敬地喊了声:“日山叔叔,最近身体还好吧?”


梁湾正喝茶,被眼前六十来岁的吴二白一声“叔叔”惊吓得会厌软骨没来得及移位,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张日山那个闷骚货故作深沉,捋了把西装一点头:“一切都好。”


吴邪戏也不少,他走上前一脸严肃对着张日山道:“张爷爷好,”又转向梁湾,“梁奶奶好,一直以来多亏二位长辈照顾。”


梁湾瞪大了眼睛看向吴邪,他身后的王盟和坎肩已经憋笑憋得快内伤了。那两人瞪大了眼睛,胸口和嘴角都在诡异地抽搐着,像身中剧毒几近发病似的。


吴二白不愧人精界封神的人物,立即感受到了梁湾风平浪静表面下波涛汹涌的内心,他了然一笑:“吴邪,我听说古潼京的事情

张——夫——人——

没少帮忙,过些日子二位办婚礼的时候你记得包个大红包。”


“包!一定包,”吴邪手背挡着嘴,却根本遮不住笑,他完全没打算领会吴二白话里的意思,故意加重了语气,“还得给

梁——奶——奶——

送几份大礼。”

 


这边吴山居的人刚走,解家的人就来了。


解雨臣身边竟然带着几个新一辈的小孩,小到五六岁,大到十五六岁,俨然是要给自己培养接班人的意思。

解家的孩子个个人精,出来见人一点儿不怵。


解雨臣和他们打过招呼后,最小的那个孩子想来是平日里撒娇讨巧惯了,又极会看眼色,不过来往几句就发现了这三个大人之间相处的模式——解雨臣矮张日山一头,张日山矮梁湾一头。

于是抖机灵抢先挤到梁湾膝前,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太奶奶好!”


梁湾倒吸一口冷气,脸上礼节性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


她在解雨臣似笑非笑的注视下把气撒到了张日山身上,手伸到背后,在也笑得很欢的张日山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满意地看到张日山忍字头上一把刀,愣是一声没漏出来。

梁湾转回头露出后妈的笑容,咬牙切齿道:“小朋友,叫姐姐。”


解家小朋友不确定地看向解雨臣,在收到许可的眼神后又用他银铃似的声音道:“梁姐姐好!张太爷爷好!”


解雨臣假装咳嗽,实则憋笑。


张日山眼皮一跳,在心里给解雨臣记了一过。

决定在婚礼份子钱上要狠狠敲上九爷的孙子一笔。

 


在被叫过“太奶奶”以后,梁湾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解家之后又来了很多人。即使老九门分崩离析,新九门刚刚建起,几个家族的本家分家凑齐全了人也仍然不少。

纵观全场,除了寿星何老就没有比张日山辈分高的。梁湾已经修炼到对“婶婶”“阿姨”“太夫人”一类称呼都免疫了,左耳进右耳出,微笑、点头、问好起来,又是上得厅堂的张夫人。

 


*

 

何老是当年和红二爷学过戏的,造诣很高。


老人家八十大寿,看着九门齐齐整整又归到了一起心里高兴,穿上行头在戏台上唱了一段《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


众人不管听得懂听不懂都纷纷叫好,图个乐呵。


梁湾听不懂戏,趁着这个空档出来上厕所。


她刚走出戏楼大厅就看到了刚才喊她“太奶奶”的那个小孩,他正坐在楼梯上画画。


梁湾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画什么哪?”


小孩儿这才发现她的到来,怯生生地抬头看向她。见梁湾笑得温柔可人,顿时放下了防备:“我在画这个房子。”


梁湾笑,竖起大拇指:“这么厉害啊。”


小孩把画好的纸片递给梁湾:“我喜欢画画,花儿爷说我可以像吴小佛爷一样去学建筑。”


梁湾在心里默默吐槽“花儿爷”“吴小佛爷”这些中二的称呼,面儿上接过纸条看。竟然发现这小孩子虽然不比她膝盖高多少,却画得有模有样的:“挺好啊。”

 

“我画一个梁姐姐好不好?”

“诶?”

 


*

 


“看什么?”


回到家里,梁湾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看什么东西,张日山走到她身后矮下身子搂上来。


梁湾把纸条拿给张日山:“今天解家那个小机灵鬼画的,好玩吧?”


张日山笑笑:“喜欢小孩?”


梁湾摇摇头,又点头:“以前觉得小孩又吵又烦,今天这么看,也挺好玩的嘛。”


张日山把脸埋进梁湾肩窝:“那我们生一个?”


梁湾揉揉张日山头顶的发:“张太爷爷,我要是给你生个孩子,那你可真是老——来——得——子——啊。”


“好,”张日山手臂一伸,把梁湾打横抱起来,

 

“那我得惜福。”

 

 

 

【楚水凉同人工作室出品】



同人本周边二刷预定链接


预售批次本周末开始印刷发货,请拍了本子的朋友们一定进淘宝确认一下是不是拍了尾款尾款链接,或者是不是只拍了尾款,工作室正在整理名单,没拍尾款的有十多个,只拍了尾款的也有几个,请大家务必去确认一下


以及各位,小红心小蓝手评论ballball你们啦!


踏踏实实

我不懂有的人
连写个同人文还要买热度是什么操作
钱这么多?

不能勇敢面对自己的能力吗?
靠着虚假的数字什么时候能进步?
骗得了热度榜
骗得了自己吗?
我并不是指责什么
只是觉得可悲又幼稚

Ps:不用猜是谁,那个人要是看到了自己明白。

【梁山CP/日常短篇】更衣

《绿洲》短篇集No.3


《更衣》

 

 

*

 

张日山当年为了试探黎簇苏万所在甚至不惜厚着脸皮要开梁湾的衣柜,被她以十倍厚脸皮的一句“这里面都是内衣,你现在看了以后不就没意思了吗”堵得哑口无言,红了一张老脸夺门而走。

 


梁湾即使在两人同居以后,也秉持着“保持神秘感的女人最有魅力”的信念,在夜间·你愉我悦·健身锻炼活动以外的场合,都尽量不让张日山有机会接触到她的贴身衣物。


她坚信,头可断血可流,内衣不能让男朋友随便碰。

失去神秘感不就没意思了吗?


更何况他们还只是热恋中,领证都还没排上日程。


虽然梁湾有点儿急。

而张日山民国老妖怪似乎对现代社会民政局系统不是很感冒,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总之,他们目前还只是恋爱同居的状况。

 


浴室里,雾气从淋浴间的门缝飘出来,湿了墙壁瓷砖,湿了镜面。


梁湾在花洒下把头发往后一抹,关水,手伸出玻璃门拿起椅子上的浴袍,穿好、系上腰带。

她打开淋浴间门缓缓走出来,张日山在外面敲门问她好了没,说要用厕所。

梁湾换下来的内衣裤还泡在洗手池里,她特意往池子里倒了洗衣液搅动几下,白色的泡沫把水里的衣物都盖住了她才开门换张日山进来。


两人几乎蹭着对方肩膀进门,张日山低头就闻到了梁湾发间的香气,勾起嘴角淡淡评价了一句:“新买的洗发水味道不错。”

两人靠得太近,梁湾听到了张日山吸气的声音,脸一红嘟囔了一句:“还不都差不多……”

 

门一阖上手机就响了,梁湾拿起来一看:“黎簇啊,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打电话来问候你湾姐。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说着,往沙发上一趟,无知无觉地开始煲电话粥。

 


挂了电话,厕所里已经没人了。梁湾哼着小曲,从客厅溜达到厕所,准备进去把洗手池里泡的内衣内裤洗了。

 

没了?

 

!!!!!

 

“张日山!!!!!”

梁湾冲向阳台,果然看到了面无表情正在往架子上挂她内衣裤的张日山。

对方就像捏着早饭从护国寺买的包子一样,捏着她的黑色蕾丝边bra,一双眼睛古井无波。


张日山不知道梁湾又在生气什么,很无辜地看向自家女朋友。他看看手里的东西:“我要洗手,顺便就帮你洗了。”


梁湾痛心疾首开始怀疑人生:

完了完了完了,这么快就没感觉了吗?一点神秘感都没有了吗?人生好没意思。从此以后就进入老夫老妻模式了吗?听说有很多四五十岁的夫妻到了一定时候甚至都不用商量一下,就谁也不碰谁了。我们也要陷入这种中年困境了吗?天哪天哪天哪,我们还在恋爱,我们还没有领证,就这样了吗?他不会老啊,在他眼里我是不是很快就要人老珠黄了,就要驾鹤西去了?梁湾,你的恋爱为什么这么坎坷还这么短暂……


张日山茫然地看了一眼表情很奇怪的梁湾,默默把手里的内衣挂了起来,回卧室了。

心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看不懂了。

 


*

 

张日山是骚包中的战斗机哦耶。

这是梁湾生活体验出的真知。

 


自从确定关系以后张日山就从新月饭店搬到了梁湾家里,他提出要搬来的时候义正言辞:“在尹南风面前秀恩爱不太人道,毕竟她姑奶奶当年对我很客气。”

正准备用“距离产生美”反驳搬家决定的梁湾当时只觉得张日山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梁湾家三室一厅,在京城不算小,只是和张日山前半生住过的各种大洋房、大宅院没得比。

三室一厅给他们俩住其实还很富裕,于是有一整间屋子梁湾都是当衣帽间用的。但她人生太短,财力有限,衣服帽子首饰高跟鞋加在一起不过将将放满屋子一个角落。


然而自从张日山搬进来,梁湾正在考虑把另一个空房间也改造成衣帽间。


梁湾在帮张日山收拾衣服的时候表示理解。

毕竟衣服是很容易产生感情的东西:穿着这件衣服参加了佛爷和尹夫人的婚礼,穿着那双鞋子和八爷在墓里共患难,哪顶帽子是九爷送的,哪套西装是新一代九门协会成立仪式时穿的礼服……

每一件都意义非凡,不是说扔就扔的。

更何况张日山从民国活到建国,从建国活到改革开放,又从改革开放活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累积了这么多各种各样的衣服不足为奇。


张日山的衣服是用一个个木箱子搬过来的,实在太多了,只好循序渐进地整理。

 

梁湾今天闲着没事,随手开了一个箱子来整理。

看来这个箱子是民国时候留下来的,放在最上面的是一件青色长衫。她把里面的衣服全都抱出来,竟然有意外惊喜。

 

压在箱底的是一套军服,除了外套长裤内衬的白衬衫,从大盖帽到腰带肩章也一应俱全。

 

“张日山!快来快来!”

张日山从客厅过来:“怎么了?”

“这个!”梁湾拿着军服在张日山身上比划,“快!穿给我看看!我要看!”

张日山接过那身军服端详了一会儿:“这是在长沙巡防营时候穿的。”

梁湾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我知道我知道!张副官嘛!”

张日山看梁湾心情这么好,也就遂她的意,作势要脱了身上衣服换。

“等一下!”梁湾推着张日山出去,“你去外面换,换好了再给我看!我要那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张日山挑眉,低头觑了梁湾一眼,还是拿着东西出去了。


梁湾激动得简直要跳起来,她在衣帽间里踱来踱去,忽然有了个想法。

 

张日山整理好衣服,敲了敲衣帽间的门:“好了。”

门好一会儿才打开,里面走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

 

她一侧卷发别到耳后露出珍珠耳环,一双红唇勾魂摄魄,黑底红刺绣的旗袍勾勒出腰侧的弧线。

 

梁湾的手搭在张日山胸口,踮起脚尖,附在他耳畔语带气音:

 

“我的张副官,别来无恙。”

 

 

 


【楚水凉同人工作室出品】



同人本周边二刷预定链接


预售批次本周五开始发货,请拍了本子的朋友们一定进淘宝确认一下是不是拍了尾款尾款链接,或者是不是只拍了尾款,工作室正在整理名单,没拍尾款的有十多个,只拍了尾款的也有几个,请大家务必去确认一下


以及各位,小红心小蓝手评论ballball你们啦!


如果我写霍好你们还会爱我吗?

霍道夫和杨好简直不要太有搞头好吗?!!!!!

宇宙赤鸡cp!!!!!

想写!

工作室画手太太在此,太太即将推出《绿洲》日常篇系列配文四格漫画,点关注不迷路(・ิϖ・ิ)っ

FLD_二月天:

网剧《沙海》同人小说《九门塔》插画——张日山

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