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脸da楚楚

无节操的三观,玛丽苏的绕道。

楚楚的学画记录

今天书到了,看了几十页q版人物的教材,这是今日学习成果!

#楚楚的学画记录#

材料到了,书还没到,先画个q版吧

仿佛是个黑粉的水平_(:3」∠❀)_

#楚楚的杂货铺#
抽奖送出的扇子,梁湾台词定制扇

调墨的颜色比之前发过的更亮

开森

折扇定制私戳我鸭

立个flag

下单了学漫画的书和工具

我要在过年的时候给

何龙龙这个大宝贝儿

画新年贺图!


【霍好/微陈霍】单边猜想(下<1>)

三篇写不完,下分两篇


*


霍道夫把杨好丢到床上,一眼都没多分给他,转身就干自己的事儿去了。他蹲在地上翻行李,准备换衣服。

杨好一拍床板,忿忿不平:“他那么说你,我忍不了。”

霍道夫脱了外套放在椅子上,又把卫衣从头上掀起来,露出精瘦而不乏肌肉线条的上身。“你在那些人中间,听得还少么?你不过呆了这么几天就听到了,你觉得他们说我什么,我会一点儿都不知道?”

他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我敢肯定,更难听的你都听见过。”霍道夫走到杨好面前,抬起他的下巴,“你也懂得找软柿子捏么,嗯?”

杨好的目光直直撞进霍道夫的锁骨,头一回发现自己对男人的身体也有这样的兴趣,他咽了口唾沫:“我......我......”

霍道夫摘下眼镜放在边上,他抚上杨好额头,撩起刘海,掌心停留在发际。


夜色下那双黑亮的眼眸,单纯不掺杂质。

简直要让人心动了。


杨好盯着霍道夫的嘴唇,心里打鼓:

他是不是要亲我?他要亲我了吧?刚才他是不是在所有人面前说他要我了?是我幻听还是他真的说了?他真的喜欢男的?那他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我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当然喜欢女的!不对,好像男的也......也......


他真的喜欢我吗?

 

外面突然吵了起来,陈金水的声音特别突兀:“别让他们跑了,都给我上!”

霍道夫转身穿上衣服就冲了出去。

杨好听着外面混乱的打斗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论打架,他和外面那些混黑的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上的人,手里连个武器都没有,出去就是挨打。

还不如缩在这里。

杨好左右看了看,脱了鞋躺进霍道夫的被子里,连头都盖进被子,那个男人的味道顿时盈满了他的鼻腔。

 

杨好终于感觉到了平静。

 

*

 

“黎簇?鸭梨?”杨好把手在黎簇刚睁开的眼前晃了晃,“你终于醒啦?”

黎簇刚清醒过来,还没和他问几句话霍道夫就来了。

杨好耷拉着眼皮,悄悄觑着霍道夫。那个男人眯着眼睛,目光让人不寒而栗。他随意得很,却让人觉得不敢招惹。

果然,到了人前,又变回黑帮老大了。

往日里和他称兄道弟怂到一块儿的黎簇却突然换了个人似的,居然毫无求生欲地和霍道夫兜起圈子来:“吴邪送给我的那张身份证,照片比我爸还丑。”

霍道夫冲上来就作势要打,杨好赶忙挡着黎簇,揽上霍道夫肩膀:“霍......老板,别别,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霍道夫斜觑杨好一眼,收了手:“和外面那些人兜圈子,可没什么好结果。”说着,他拉起黎簇,“出去和他们说清楚。”他把黎簇一脚踹了出去,回身捏过杨好脖子,把人带到跟前低声道,“在里面呆着。”


杨好被霍道夫那种陌生的气场震慑得只能点头。


 

*

 


杨好坐在霍道夫的帐篷里,九门众人和他不过隔了两层布。那群人气势汹汹,被财迷了眼,迷了心。


鸭梨被抓了,他们肯定要带黎簇下地,那......他呢?


杨好一合上眼,四处乱飞的黑毛蛇、张牙舞爪的树柏枝条、重重机关陷阱就在无尽的黑暗中往他脑子里死钻,他眼前模糊一片,恍惚看到自己一手都是撕裂的伤口,黑血和脓迸流。他痛苦地低吟,手指绞进头发里,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死亡。


他终于发现自己如此惧怕死亡。他死了,他奶奶怎么办?他蹲在那里头的老子从此就没人去看了吧。

会怎么死呢?

被猛扑上来的怪物咬死?

还是在塌陷的工事中失足摔死?


杨好的指甲掐进头皮,在地下淌着水亡命的歇斯底里又从他心底涌上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内心的恐惧从未消散,只是被地上这些糟心事儿暂时转移了,或是被霍道夫,那个突兀地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安抚了。他俯下身抱着膝盖瑟瑟发抖,大脑混沌一片,下意识寻找着寄托。


霍道夫,霍道夫。

他不是对我好么?

他不是想要我么?


杨好觉得自己就像陷在了沼泽里,挣扎不得,只能看着自己一点一点被埋没,而终于抓住了一根从地上伸过来的绳子。


霍道夫啊,霍道夫是他唯一的希望。


杨好忍受着呼吸痉挛的抽痛,他想着,霍道夫一定会救他,至少在这个地方,他还有霍道夫。

那个男人就在这时走了进来,坐在他身侧,脸上阴郁的笑容却让杨好当即瑟缩着往边上躲了躲。

霍道夫周身的气场又变了,这回是杨好从没见过的。没有温柔纵容,没有冷淡睿智,取而代之的是嘴角弧度的轻佻和渔翁得利的语气:“你做得很好,和我走吧。”

杨好看着这个男人,总觉得自己不认识他了,他握紧了拳头,指甲抠进掌心里:“去哪儿?”

霍道夫挑眉,搂上杨好肩膀,说得每一句话都不像杨好认识的那个男人会说的:“你的好朋友黎簇推荐你,和我们下去走一趟。”说着,他就站起身要走。

杨好不可置信地看着霍道夫的背影,那个人眼里没有一丁点儿别的感情,只有商人得利的得意。

“黎簇?”杨好弹起来,对着霍道夫的背影怒吼,“黎簇!”

他跟着霍道夫到了对面帐篷,一把抓住黎簇的领子:“所以,真的是你啊?”

对,是黎簇,不是霍道夫。

“我在下面也会死的啊!”

杨好的拳头还没冲到黎簇脸上,他就被人扯着后脖领子掀翻在地。


霍道夫?

呵,霍道夫。


霍道夫居高临下瞥了杨好一眼,连拉他一把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绝情地抛出两个字:“够了。”

杨好挣扎着站起来,不想让自己在那个人面前太难看。

霍道夫回到陈金水身边坐下,两腿交叠,在这么一群牛鬼蛇神中仍然脱俗地好看:“就这么定了。”

“要我说,这小子绝对不如那黎簇。”陈金水冷笑。

霍道夫看了红着眼睛气得发抖的杨好一眼,表情让人捉摸不透:“我倒觉得这小子不错,耿直。”

 


九门众人都散了,只剩杨好和霍道夫两人在营帐里。

霍道夫抚上杨好后脑勺,开口居然又是温柔的语气:“受委屈了?”

杨好盯着霍道夫,整个人都陷入了混乱,他发现自己再也看不清霍道夫这个人了。

霍道夫拨了拨杨好额前的乱发,微笑道:“怎么?对你说几句好话,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见杨好瞪大了眼睛,霍道夫的手忽然死死掐住了少年的喉管,他眼见着那张白净的脸憋得越来越红,“小朋友,对我硬过几回了?嗯?”

他放开手,面无表情地旁观杨好弯着腰没命地呼吸。

霍道夫俯身,一把抓住杨好头发,把人提溜到跟前,嘴唇贴上下颌:“我说了,坏人分很多种。”

杨好用尽了所有力气把霍道夫扑倒在桌上。

活动桌不太稳当,霍道夫躺上去的时候晃了几晃。杨好像只被激怒发狂的小兽,凶猛地咬上霍道夫的下唇,用力吮吸,发出声响。

霍道夫攥住杨好手腕,使了个巧劲儿,瞬间扭转了局势,一脚踹在杨好膝盖把人掀翻在地。一连串动作不过打个响指的功夫,他站起来,理了理被弄乱的衣服:“杨好,你连个屁都不是,你凭什么,嗯?”

霍道夫掀开帘子出去,意料之中听见身后一声怒吼。

 


杨好冲出帐篷径直往黎簇那里去了,霍道夫好整以暇地负手而立。

陈金水走到霍道夫身侧站定:“你就这么放了杨好?”

霍道夫盯着杨好忿忿的样子:“我不过是试试他能用。”

陈金水不太赞同:“你怎么这么幼稚,不怕他反咬你一口?”

“那是你们老一辈的想法了,”霍道夫看着杨好被陈丁巨逮进帐篷,“这些东西,迟早是年轻人的。”

陈金水凑到霍道夫耳边:“你耍计谋可以,”说着,手抚上年轻情人的腰,“你要什么都行,但是,”陈金水眯起眼,“你要是对那种小东西动感情,他又死在下面了,那可真够难看。”

霍道夫暗暗握紧了拳头:“放心吧,杨好死不了。”

“你怎么这么自信?”

霍道夫盯着杨好所在的帐篷,陈丁巨叫骂的声音传出来:“软弱的人很容易就会死,但他有恨,”霍道夫的柳叶刀从袖子里露出来,捏在指间把玩,“有恨的人,不会轻易死。”



未完待续


小红心小蓝手ballball 你们啦



【霍好/微陈霍】单边猜想(中)

时间线:呼叫转移→单边猜想→移情治疗→挥霍崇拜→放弃治疗


《单边猜想》

(中)  


“诶,杨好,”其中一个伙计突然叫他,“你不是住在霍老板帐篷里么?怎么样?”

杨好心虚地转回头:“什么......怎么样?”

“霍老板搭理你吗?”

杨好一脸诧异:“他对我挺好的,我睡不着他还陪我说话。”

“我擦?霍老板平常都不理人的。”

“是啊是啊,板着张脸,阴森森的。”

杨好用力控制住自己上扬的嘴角:“霍道夫人很好的。”

旁边那个漂亮的小白脸伙计一直没开口,这会儿突然冒出一句:“他对你好?怕不是看上你屁眼儿了吧。”

“哟呵~”

“哦哟——”

“啧啧啧,杨好啊,你晚上睡觉小心菊花哦。”

杨好把手里的烧烤用的长签子一扔,冲上去抓起旁边那个煽风点火的小白脸领口,从牙缝里生生挤出来一句:“嘴巴放干净点儿。”

和他们一个火堆的年轻伙计看来和这个小白脸关系不怎么地,见杨好动手都只是看热闹。

其他伙计看见杨好暴起,还以为肉票要搞事儿,纷纷围上来拉架。


“啧,怎么了?”陈金水拨开人群,看向被踹倒在地的杨好。

杨好挣扎着坐起来,抬头就对上了霍道夫的眼睛。他心虚地低下头,拍拍身上的沙土。

小白脸儿立即凑到了陈金水跟前:“当家的!这个小王八羔子要打我!你管不管?”

几个年轻的伙计们挤眉弄眼地互相使眼色,嘲笑的意思显然。

杨好站起身,仍然低着头:“要打就打。”

霍道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歪着头掏了掏耳朵,下巴一抬,示意那个平常和杨好关系还不错的小伙计:“怎么回事?”

那个伙计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不看别人脸色一股脑全倒出来了:“当家的,霍老板,都是他乱说话。我要是杨好我也揍他!”

霍道夫走到杨好跟前:“他说你什么了?”

杨好吸吸鼻子:“没说什么。”

霍道夫眯着眼打量着杨好:“没说什么你要打人?”

陈金水看着眼前的局势头疼不已:

一边是小相好,一边是老相好,一边煽风点火,一边火上浇油。

手心手背都是肉,艹。


那个耿直的伙计抢先替杨好伸冤:“那家伙说霍老板想睡杨好!”

杨好呼吸一窒,怯生生地看向霍道夫。对方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仿佛对这个结果早就了然于胸。

霍道夫冷笑,一把搂上杨好的腰,对着缩在陈金水后边的那个小白脸挑衅:“知道得挺多啊。”一句话里,每咬一个字都像要咬碎人骨头似的。

他又看向那个正为难得冒火的男人:“陈金水,这小子我要了,你有意见么?”

陈金水只当霍道夫是变着花样争风吃醋,他没什么耐性,只是摆摆手:“玩儿去吧。”

霍道夫提着杨好的后脖领子就往自己帐篷去。

 

 


霍道夫把杨好丢到床上,一眼都没多分给他,转身就干自己的事儿去了。

他蹲在地上翻行李,准备换衣服。

杨好一拍床板,忿忿不平:“他那么说你,我忍不了。”

霍道夫脱了外套放在椅子上,又把卫衣从头上掀起来,露出精瘦而不乏肌肉线条的上身。

“你在那些人中间,听得还少么?你不过呆了这么几天就听到了,你觉得他们说我什么,我会一点儿都不知道?”他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我敢肯定,更难听的你都听见过。”霍道夫走到杨好面前,抬起他的下巴,“你也懂得找软柿子捏么,嗯?”

杨好的目光直直撞进霍道夫的锁骨,头一回发现自己对男人的身体也有这样的兴趣,他咽了口唾沫:“我......我......”

霍道夫摘下眼镜放在边上,他抚上杨好额头,撩起刘海,掌心停留在发际。


夜色下那双黑亮的眼眸,单纯不掺杂质。

简直要让人心动了。


杨好盯着霍道夫的嘴唇,心里打鼓:

他是不是要亲我?他要亲我了吧?刚才他是不是在所有人面前说他要我了?是我幻听还是他真的说了?他真的喜欢男的?那他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我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当然喜欢女的!

不对,好像男的也......也......

 

外面突然吵了起来,陈金水的声音特别突兀:“别让他们跑了,都给我上!”

霍道夫转身穿上衣服就冲了出去。

杨好听着外面混乱的打斗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论打架,他和外面那些混黑的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上的人,手里连个武器都没有,出去就是挨打。

还不如缩在这里。

杨好左右看了看,脱了鞋躺进霍道夫的被子里,连头都盖进被子,那个男人的味道顿时盈满了他的鼻腔。

 

杨好终于感觉到了平静。

 

*

 

“黎簇?鸭梨?”杨好把手在黎簇刚睁开的眼前晃了晃,“你终于醒啦?”

黎簇刚清醒过来,还没和他问几句话霍道夫就来了。

杨好耷拉着眼皮,悄悄觑着霍道夫。那个男人眯着眼睛,目光让人不寒而栗。他随意得很,却让人觉得不敢招惹。

果然,到了人前,又变回黑帮老大了。

往日里和他称兄道弟怂到一块儿的黎簇却突然换了个人似的,居然毫无求生欲地和霍道夫兜起圈子来:“吴邪送给我的那张身份证,照片比我爸还丑。”

霍道夫冲上来就作势要打,杨好赶忙挡着黎簇,揽上霍道夫肩膀:“霍......老板,别别,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霍道夫斜觑杨好一眼,收了手:“和外面那些人兜圈子,可没什么好结果。”说着,他拉起黎簇,“出去和他们说清楚。”他把黎簇一脚踹了出去,回身捏过杨好脖子,把人带到跟前低声道,“在里面呆着。”


杨好被霍道夫那种陌生的气场震慑得只能点头。



未完待续


木有小红心和小蓝手会寂寞如雪啊,嘤


【霍好/微陈霍】单边猜想(上)

杨好视角,好哥为霍当家沦陷实录


《单边猜想》

 

*

 

帐篷里,杨好盘着腿坐在床上,观察着那个男人。


霍道夫正坐在椅子上用手帕擦他的金丝边眼镜,杨好的目光扫过就移不开了。屈起的手指骨节分明,手腕的凸起线条圆润,一双手像精雕细琢的工艺品陷在丝绒手帕里。

“看什么?”

杨好的目光太直白,连藏都不知道要藏。他挠挠后脑勺:“你......”

他其实想要夸霍道夫漂亮,又觉得“漂亮”用来形容男人也未免太娘兮兮了。他书读得实在太少,又被霍道夫一双上挑的凤眼瞥得紧张,更想不出来什么别的词了。

杨好舌头几乎要打结,好半天竟然憋出一句:“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讲究。”

霍道夫也不恼,只是勾起一边嘴角笑。没什么愉悦的意思,也不至于生气,只是阴沉沉的,也不答话。

杨好怎么看霍道夫怎么觉得奇怪。

这么个漂亮又聪明的男人,为什么会混在一群黑社会大老粗中?他在这个组织里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杨好才终于开始懊恼自己智商不够。

所以他很直白地问了出来:“霍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霍道夫戴上眼镜,直勾勾盯着杨好,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清深浅:“我说了,我是黑社会。”

杨好歪着头,眨眨眼:“黑社会打架放火收保护费。”

霍道夫笑了,像看领居家傻儿子似的无奈摇头:“你对黑社会的理解太狭隘了。”

“也是,”杨好点点头,“这种没技术含量的活儿都是我们马仔小弟干的,你是大佬阶层的。”他还是很疑惑,“所以你会干什么?”

他盯着霍道夫交叠在一起的那双手,指甲修剪得圆润干净,一丁点儿瑕疵都没有。

简直想放玻璃柜子里供着。


霍道夫指向帐篷门口。


杨好顺着霍道夫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身边劲风骤起,眨眼间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已经抵在他喉管。

霍道夫栖身压制着杨好,膝盖落在床沿,抵在人两腿间。他居高临下,一手捏着杨好下巴,一手捏着柳叶刀,说话时气息喷在惊愕的少年微张的唇间。


一呼,一吸,相互交融。


“我说过了,”霍道夫的声音忽然没了温度,“你还小。这个世界上,坏人分很多种。有的坏人,能让人受死也,”说着,他低下头,贴在杨好耳廓悠悠继续,“甘之如饴。”

杨好清晰地感觉到喉管皮肤上的那个金属质地的杀器虚虚游走两回,离开了。

霍道夫也从他身上离开了。

杨好心砰砰跳,下半身软得像被抽走了骨头。

 

霍道夫坐回椅子上,对着杨好的背影:“去哪儿?”

杨好不自然地扯了扯衣服下摆:“尿尿。”

 


*


 

杨好找了个沙丘背着人撒尿,有霍道夫保他,陈家的伙计对他已经宽松了不少。

水放完了,正提裤子,不远处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传过来:

 

“诶,有人说昨天晚上姓霍的在老板帐篷里,俩人干那事儿呢。”

“啥事儿?”

“还能有啥事儿?卖屁眼儿的勾当呗。”

“谁说的?”

“阿虎说有人听见了,说姓霍的喘起来那叫一个浪。”

“真的假的?艹,那姓霍的真是老板养的兔爷啊?”

“谁知道呢......不过他一个外姓,突然就冒出来,老板又跟吃了迷魂药一样地信他。你说,霍家从来都是女人当家,可不是得有点儿特殊的本事么?他也是霍家人,没准儿也学到了什么讨好男人的下作本事,把咱们老板勾得五迷三道的。要说他俩什么事儿都没有,反正我是不信。”

“啧啧,那姓霍的长得是挺勾人啊,那腰、那腿,干起来肯定比娘们儿带劲儿。”

“还有他那张嘴,平常开口就不饶人,说不准给人口还......”

“你说得我都想试试了,怪不得老板......嘿嘿。”

“艹,你说那姓霍的是不是就喜欢给人干?”

“一副骚浪蹄子样。”

“......”

 

杨好攥紧了拳头,往霍道夫的帐篷去。

霍道夫,你到底是什么人?

 

 

*

 

晚上吃饭的时候,杨好和陈家几个最年轻的伙计围着一个火堆烧烤。这些伙计没其他老油条那么势利眼,对杨好这个苦命的肉票还算友善。


“诶,大红人,”其中一个伙计对一个长得顶漂亮的小伙子道,“陈当家不是很看重你么,你怎么还和我们混一起?”

“就是就是,”另一个也帮腔,“你怎么不上当家的和霍老板那桌去?和我们挤在一起可不委屈你了么。”

杨好坐在那个漂亮的边上,这人眉眼间长得和霍道夫有几分相似。再加上这帮人意有所指的话,他越来越看不懂霍道夫和那个陈当家的关系了。

那个漂亮的瞪了个眼:“管你们屁事儿。”

杨好手里拿着鱼在火上烤,趁着这个空档,他悄悄看向了远处。


那边,陈金水和霍道夫单坐了一桌,有伙计把烤好的肉和啤酒端过去。霍道夫没什么胃口,倒了啤酒慢慢地喝。陈金水把肉串塞进他手里,他才吃几口。


杨好死死盯着和霍道夫讲话的陈金水,盯着那个家伙的口型,心里痒痒的。

那家伙在和霍道夫说什么呢?

其他小伙计们显然也注意到了霍道夫和陈金水之间的互动,其中两个熊得不行的小伙计当即一唱一和演了起来。

除了那个长得漂亮的脸色不善,其他人都乐得看热闹。


小伙计甲拿起啤酒瓶喝了一口。

小伙计乙把手里烤好的肉串横到甲嘴边:“心肝儿,光喝酒对胃不好。乖,吃一口,啊——”

甲浮夸地瞪了乙一眼:“你讨厌!”

乙搂上甲的肩膀:“小宝贝儿,给你男人面儿,吃一口,啊——”

甲忍着笑,装作不情不愿吃了一口:“好啦,不吃啦!”

一帮年轻人笑成一团。


杨好把手里的鱼翻了个面儿,凉凉一句:“喂,你们几个,要烤糊了。”

“快翻面!”


他又看向那两人。

霍道夫当然没有小伙计演得那么扭捏作态,但陈金水确实对他百般讨好,霍道夫只是被动应付着。


杨好想:

你们都没见过,他有多温柔。

 

未完待续



【梁山CP/抽奖公布】楚水凉同人工作室2700fo纪念活动

本次抽奖送出的是


凤凰戒指或梁湾台词定制折扇(・ิϖ・ิ)っ


请中奖的两位宝贝 @★二喜☆  @文艺吐司小恶魔

尽快与主页取得联系啦(・ิϖ・ิ)っ


以及工作室梁山CP周边贩售企鹅🐧群954930704


欢迎加入


年底了大家小心

我今天在街上被人撬了手机


刚买不到一个月的新款


心都凉了


穷到爆炸


哎,大家都小心吧,年底了


【梁山CP/日常短篇】过年(下)

温馨热闹日常全员

粉丝点梗:新铁三角重聚

《过年》

(下)

*

 

 

年三十下午三点,梁湾的公寓已经热闹起来了。


苏万和黑瞎子到得最早,黑瞎子和张日山两个老不死的已经相对而坐,开始追忆往昔峥嵘。

梁湾摆了一桌子红纸,招呼苏万磨墨,说要写春联。

敲门声响,黎簇和杨好一起出现,两人太久没见,都是一脸尴尬。

苏万兴奋地挥手:“鸭梨!好哥!快来啊!”

梁湾走上去,一手搂一个把在门口相对无言的两人带了进来:“大过年的,苦大仇深的干什么?开心点儿!”

黎簇走到桌前拿起毛笔在手里转着玩儿:“湾姐,你嫁给老年人以后过得这么佛啊?还写春联?”

梁湾一巴掌拍在黎簇背上:“这是传统好吗?传统!过年得有点儿气氛啊。”

苏万挠挠头:“我也不会写毛笔字啊。”

黎簇耸肩:“我也不会。”

梁湾尴尬一笑:“我也不会。”

杨好从黎簇手里拿过毛笔,往砚台里蘸了墨:“我会。”转着笔杆磨尖笔头的动作也十分熟练。

苏万傻眼了:“好哥,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一手呢?”

杨好把镇尺压好:“我家开纸扎店的,你好哥八岁就开始给人写挽联了好吗?”

黎簇拍手叫好:“好哥,你身上真是背负着无数人命啊。”

“哪里哪里,过奖过奖。”说着,杨好大笔一挥,一手端正的颜楷筋骨分明,挥洒自如。

苏万拿起杨好写的春联:“过了猴年是鸡年,过了鸡年是狗年。”

“噗嗤......”黎簇捂着肚子笑。

杨好手腕一转收笔,无比满意地拿起横批:“混吃等死。”

“字还看得过去,”梁湾翻了个白眼,“算了算了,杨好也就是这个文化水平了。下一个,苏万!”

苏万接过笔坐下:“好哥那怎么了,那是真情实感啊!”说着,唰唰写下两列大字,“王后雄助我成长,薛金星使我进步,横批:五三万岁!”

黎簇高举着苏万的横批:“服气服气,是你小子的真情实感了。”

黑瞎子和张日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看热闹。黑瞎子拿过苏万的对联来看了一眼,不满道:“这都是什么玩意儿?你师父我在哪里?”

苏万求生欲极强:“在我心里。”

黎簇把苏万推开,自己坐下开写,只见两溜狗爬字跃然纸上:“发愤图强兴盘口,勤劳致富靠淘沙,横批:大展宏图。”

黎簇点点头,“回头我就让人刻成桃木的,挂中医馆盘口门上。”

梁湾推着张日山:“你写一个呗,这帮人没一个正经的。”

张日山笑:“我写一个,你来对。”

梁湾狗腿地给张日山递上蘸好墨的毛笔:“行~”

众人在桌子旁围了一圈观摩张大会长写字。

【新九门万事如意】

黑瞎子大笑三声:“张会长真是一如既往地正经,原谅他吧各位,毕竟是百岁老人了。”

张日山冲着梁湾一挑眉,递过笔。

梁湾笑着补上下联:【跨世纪喜结良缘】

众人:“噗哈哈哈哈哈!”

苏万:“跨世纪服气了!”

黎簇:“照顾百岁孤寡老人不易!”

杨好:“湾姐励志!”

黑瞎子从梁湾手里拿过笔:“那我就替你们写个横批吧。”

【辞旧迎新】


门铃响,苏万屁颠屁颠儿去开,王胖子和解雨臣提着零食点心啤酒进门,王胖子抖着一身横肉挤到桌子前:“嘛呢?写春联哪,这能少了胖爷我么?”

解雨臣表示怀疑:“胖爷还会写字儿?”

“嚯,”王胖子接了笔,“你胖爷当年上山下乡,什么手艺没有?”

苏万殷勤地给磨墨:“胖爷您来!”

王胖子拿过一张方纸:“你们都写得差不多啦,我来收个尾。”说着,写下一个粗体的“福”,“好啦,胖爷给你们这帮小崽子做饭去啦!”

梁湾哭笑不得地看着摊了一沙发龙飞凤舞的对联:“杨好,革命的重任交给你,把这些个乱七八糟的对联誊一遍!其他人跟我到客厅包饺子去!”

 

*

 

黑瞎子一手擀面棍,一手面疙瘩,难得一本正经教学擀饺子皮。

厨艺能力仅限于意大利面和泡面的梁湾难得认真学得有模有样。

杨好折腾得到处都是面粉也学不会,干脆撂挑子窝单人沙发里玩手机去了。

黎簇把几块面疙瘩揉在一起,拿棍子擀了个大饼,抽出随身的匕首一个一个转圈儿划饺子皮。

张日山包饺子的速度很快,他边看电视手里的活儿仍然没停,甚至还催促了一句:“快点儿。”

苏万不知道从哪里搬出了他的萨克斯:“加油么么哒,我在精神上支持你们!”说着,吹起了《新年好》的调调。

虽然有点儿跑调。

杨好从沙发里钻出来,手机屏幕正在视频通话:“你等等啊,”他把手机凑到张日山和梁湾边上,“霍当家说要给你们拜年。”

屏幕里,号称来拜年的霍道夫表情依然没什么喜色,他和张家夫妇客套了几句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见杨好又缩回单人沙发里,梁湾凑到张日山耳边:“霍道夫哪里是来拜年的啊?分明是打视频电话来查岗嘛,死要面子活受罪。”

张日山瞥了一眼对着手机不耐烦地应声的杨好,幸灾乐祸地笑了。


人还是应该坦诚点儿。

 

“湾姐,霍道夫想过来。”

“欢迎啊!”

 

张日山看着这一屋子吵吵闹闹的年轻人,真实地有了种四代同堂、子孙绕膝的感觉。他看向一边擀饺子皮一边教育苏万、黎簇、杨好革命友谊重要性的梁湾,又看向墙角桌上供奉的张启山尹新月遗照,突然感慨:

 

佛爷,夫人,你们在上面看到了吗?

这是新九门的第一年,

还是希望保佑我们,

无惊  无险。

 

完【楚水凉同人工作室 出品】


小红心小蓝手走一走啊各位老铁!

BTW:

梁山CP 日常短篇集

《绿洲》(本)同(预)好(售)会(群)

了解一下

企鹅群:954930704

进群暗号:梁山好汉万万岁!